如何学习美式音标


来源:徐州家教网 日期:2012年09月04日 点击:2806次 分类教学资源 上一篇徐州市鼓楼区入学仪式彰显... 下一篇如何15分钟轻松减压--...

[1] 奇妙的[ r ]音。[ r ]音是较具区别性特征的美语音标之一。 [r]音在词首时基本没什么可说的,英美语没什么不同。而当它出现在词中与其它单元音组合在一起时,美语中的[ r ]便成了个典型的卷舌音,如bIRd, teachER等。这个[r]音简单易学, teacher一词,你先按国际音标的发法,发出[ʧə]音,等[ə]音马上结束时,只需将舌尖轻轻向后上方一挑就OK(点击[ɜr],听听标准的美语发音吧),你若不卷舌呢,那你发的就是英音呗。不过提醒大家注意,只有单词中含有字母R时,才有可能出现这个卷舌的[r]音,在美语单词的音标标注当中,这个需要卷舌的[ r ]是以上标的形式出现的。有些同学觉得这个[r]音真的很好听,所以就不加辨别地瞎发,一遇到[ə]就加[r]音,如下几个单词是不可以卷舌发的,idea [ɑɪ’diə]money [‘mʌ]; China [’ʧɑɪnə]; banana [bə’nɑ]

[2] 咧嘴的梅花[æ]与卷舌的长音[ɑr]英美语中都存在[æ]音,具体的发音方法也没什么差别(点击[æ] ,听听标准音吧)。许多学习英语发音的人在发这个音时口型开不到位,发得不饱满。嘴尽可能张大,较好下巴再向前伸一下,基本就会发准的。虽说英美语在这个音上没什么分歧,然而它们对于这个音各自的运用却是截然不同的,且美语里不存在[ɑ:]。我们可以参照国际音标简洁地归纳出美语的[æ]音运用规则:英语中原本发[æ]音的,在美语里同样发[æ]音;英语中的[ɑ:]音在美语里分别由[æ][ɑr]两种形式来对应。但凡英语音标为[ɑ:]且单词中对应的是ar组合(如car),那么美语中的对应音标为[ɑr],在发音时要注意在收尾时发出[r]音,如Car [ka:] [kɑr]而对于英语中发[ɑ:]但词中无字母R的单词(如pass),美语中则一律发成[æ],Pass [pa:s] [pæs]在这一点上英美语较有意思的分歧是CAN’T这个词,音标分别是[ca:nt] [cænt],体会体会吧。

[3] 恼人的[a]音。从英美音标对照表中我们能够注意到,美语摒弃了长元音符号[:]。长元音[ɔ:]在美语里由[ɔ]与之对应,而短元音[ɒ]与长元音[ɑ:]则统统由[ɑ]一个音标与之对应。我们找些例子来详细地分析一下:首先是[ɔ:][ɔ]的对应关系。如果国际音标中[ɔ:]音是通过OR组合发出的,那么美语中对应的音标为[ɔr]Pork [pɔ:k] [pɔrk], 在发美音时你只要尾音卷舌即可。如果国际音标中的[ɔ:]音是由不含有字母R的其它组合发出的,那么美语里则标注为[ɔ](请听一下美语的[ɔ]),如Law [lɔ:] [],在发音上没什么显著的差别。这是国际音标中的长元音[ɔ:]音在美语中的对应发法。其次,国际音标中的短元音[ɒ]在美语中则完全等于换了一个发法,即[ɑ](请听一下美语的[ɑ])我们已经知道,美语中的[ɑ]音是专用以对应于英语中的长元音[ɑ:]的,而从上一点中我们又了解到了,美语中所有该发[ɑ:]音的全都改发成了[æ][ɑr]了。也就是说,英音[ɑ:]与美音[ɑ]的对应只是个形式上的对应,不是应用上的对应,它只是告诉了我们美音的[ɑ]音在发法上类似于英音的[ɑ:]而已。基于这种理解,我们便可以得出英美语发音上的一种对应关系,即但凡英音为[ɒ]的,美音皆为[ɑ],如lot [lɒt] [lɑt],在发美音[ɑ]时,你只要比英音的[ɒ]口型再大些,时间上拉长一些,接近于或等于英音[ɑ:]的口型就行了。这一段讲得比较复杂,做个小结吧:[ɔ:][ɔ][ɔr]对应;[ɒ][ɑ]对应。美语用[ɑ]来代替国际音标中的[ɒ]音是美语中第三个较显著的区别性特征,不了解这个差异,至少在听音上会很吃亏的。

[4]开放的[ɪ]音。英美语在[ɪ]音上的音标书写方法是一致的,然而在实际的发法上,美语的[ɪ]音较英语的[ɪ]音口型要放得开一些(请听一下:[ɪ]。如stuDY,英音口收得特别紧,听起来如“地”字。而美音呢则开放些,听起来介于[ɪ][eɪ]之间。英美语在这一音标上的差别虽然如此之简单,但却为许多学习者所忽略,值得细细品味。

[5] 形存实亡的[ʌ]音。同[ɪ]音一样,英美语的[ʌ]音标虽然拼写一致,但实际的运用却也是不尽相同的。美语里倾向于把英音中的[ʌ]音多半发成[ə]音,如hurry, [‘hʌrrɪ] [‘hərrɪ]

[6]憨厚的[u]音。美语用[u]来对应英语的长元音[u:],短元音[ʊ]在英美语中则都是一样的,且这两对音标在英美发音上基本没什么差异可言(请听一下:[u]。问题在于,英音中有一个[j][u]的组合,即[ju:]音,如new[nju:]。我们已经注意到,英美语辅音拼写只存在两个差异,一个是[ɡ]-[g],一个是[j]-[y]。然而英语里发[ju:]的,到了美语里并非单由[yu]来对应,而是分成了两种情况:第一种情况是[ju:]-[yu],通常这些单词中都含有字母Y,如You [ju:] [yu],当然这不是必然条件,如字母Q [kyu];第二种情况是[ju:]-[u],典型的如new [nju:] [nu],这当然算得上是英美语发音中的另一条显著的区别性特征了。

[7]圆圆的[]音。英语中的[əʊ]音,术语称做合口双元音,换句话说,你发此音的过程就是在用嘴唇做一个圆形的过程,嘴由开到合:先是形成一个饱满的圆形,然后将这个圆形收缩成一个小圆,亦即合口。而到了美语里,这个变异了的[]音则是从一开始就固定在那个饱满的圆形上的,无后续的合口动作。当然好练了,你把嘴张圆喽,然后吐气、发音就成了,千万别合口,直到[]音发完了,嘴部肌肉才可松懈下来(请听一下:[]。再典型不过的就是NO这个单词的发音了。

[8] 不可小视的清音浊化问题。在英语里,我们知道有一条清辅音浊化规则,亦即当清辅音如[k][t][p][tr]等位于字母S之后,且该音节为重读音节时,这些清辅音当浊化为[g][d][b][dr]等。而美语里的清音浊化问题则远远*出了上述规定。我们可以试着这样概括美语中的另一条常见的清音浊化潜规则:当一个清辅音位于两个单元音之间时,该清辅音通常浊化为相应的浊辅音。如letter [‘letə][‘lɛtər]美语的实际发音为[‘lɛdər]。值得一提的是,浊化并不是说[t]完全变成了[d]音,而是说这个[t]音发得很接近于[d]但又不象[d]发得那样重,呵呵,明白了么?说到这里,我想起了在“英语口语的学习方法”一文中我曾给大家出了一道题:你怎样读WATER这个词,通过这个词就可以看出你发的是标准的英音、美音或者是英美音混了。根据以上各条的讲解,大家想必已经弄清楚了,WATER [‘wɔ:tə][‘wɔtər]的英美音发法上至少存在三点差异:(1)美音的[ɔ]要比[ɔ:]的口型略大些,接近于[a:]音;(2[ər]要卷舌,而[ə]不可以卷舌;(3[t]要浊化成[d]。啊哈,那现在你发的是英音哩还是美音,仅就这个单词而言?

[9] 美音的简化处理。在竭力摆脱英国殖民统治的过程中,美国人要求独立的,不仅有政治、经济,还有语言。虽然地域会使某语言变异,但人为的干预对这种变异也会起到相当重要的作用,美语就是典型的这样一种情况。美语对于英语的改造发生在整个语言体系当中,但整个改造过程都可以说是以一条较根本、较易把握的原则为指导思想的,即,将一切简而化之。从发音的角度讲,美语的简化规则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:(1)化不规则为规则:比如Clerk [kla:k][klərk],这里的ER组合在英语里完全是不规则的发法,而美语则将它规则化为[ər]。再比如HISTORY[‘hɪstrɪ][‘hɪstərɪ],英语将字母O漏掉从而发出[tr]音,是双音节单词;而美语则将这个词规则化,按发音的基本规则分为三个音节,人们在识记该词的过程中就不易将那个O漏掉。这样的情况在美语里有很多,更典型一点儿的当然是非INTERESTING莫属了,你会发么?2)充分利用连读爆破规则,能省则省:这得提一下美语里很特别的那个[h]音,该音在美语里发得很弱很弱,弱到了可以省略的地步,以致于形成了一系列的听音难点。如Tell himTell her在美语里便可以发成[‘tɛlɪm] [‘tɛlər]。另外,有些美国人在发WH组合时,愿意在[w]音前加一个[h]音,如WHITE[hwɑɪt],挺有意思的。在美语,尤其是美语口语中,还存在着一种让人发晕的省音现象,亦即将多个单词利用连读爆破拼合在一起发出,细分的话这又要分成好几部分,这里只挑重点的说好啦:to of have me you等虚词与其它词合并到一起,如gottagot to),gonna (going to)kinda (kind of)lotsa (lots of)musta (must have)gimme (give me)waddya (What do you)I dunno (I don’t know)。你也许已经注意到了,许多缩合是以a结尾的,但我要提醒你注意一点,这个a不在重音节上,因此应弱化成[ə]。(3)将一些特殊词汇做特殊处理。有些学生将tomato读成[tə‘mɑ:təʊ],但又将potato读成[teɪtoʊ],这便是英美音混淆的典型表现,对于这一类外来词汇,美语与英语背道而驰,将a规定为[]音。

[10] 美语的重音。在谈美音的简化处理时,我们实质上已经*脱了单词层面,过渡到了词组或句子层面。而当我们谈及句子的发音时,就不可避免地要谈及重音问题。美语与英语在重音上差异悬殊,表现在两个方面,一个是单词的重音,另一个是句子的重音。前者属个别现象,后者属普遍现象。先谈单词的重音差异,对于一些外来语,尤其是源自法语的外来语,英国人习惯于将单词重音放在第一个音节上,而美国人则放在第二个音节上,如ballet [‘bæleɪ][bæ’leɪ], café [‘kæfeɪ][kæ’feɪ]等。不过有时则又要反过来说,即美国人重读第一个音节,英国人重读第二个,典型的如research [n.] [re:][‘risɜtʃ]还包括一些以ham, wich, cester等结尾的地名发音差异。在这一点上,我们并没有什么太多的规律可遵循,建议在学习单词要特别注意一下重音的英美语不同标注。现在我们转向更具普遍现象的句子重音差异:其实很简单,美语在简化原则的指导下,将句子重音压缩成一到两个,所重读的也就是说话人想强调的那个内容,句子说得就如同一个单词,这就是**的语言连锁现象。关于这一点我在我先前的那篇文章中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这里只重复一下要点,重音位要读得慢些清楚些,非重音位要通过连读爆破尤其是弱化一气呵成。而英音呢,则是重音散乱,一个句子的重音通常集中在实词、特殊疑问词、感叹词,指示代词及人称代词等上面。我们因此而普遍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美语发音含糊不清,而英音口齿清楚。举个例子就差不多了吧:May I have your name? May ‘I ‘have your ‘name? May I have your ‘name? 对了,也要特别注意一下否定句两种语言的重音位置才好。

作为本文的收尾部分,我想强调一点:有人说美国是个大熔炉,亦即不存在什么纯粹的美国人,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人共同组成的那么一个美国,所以口音各异,什么样的发音都有。英国呢,苏格兰人的英语我是听了多少回都还是听不明白。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呢?我们这里做英美语的发音区别,是以标准美语与标准英语为参照点的。熟悉这两种占主流的英语,那么我们便等于有了一个坐标,再碰到其它不管什么类型的英语时也就能够做到心中有数,以静制动。